“离婚后的最高境界”是什么

2019-9-1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有人在各大网站上发了一份问卷调查,以下答卷被数万网民称为“离婚后的最高境界”:   1.在公共场合怎么称呼她/他 ——这是我宝宝的妈妈(爸爸)!   2.得知她/他有困难帮不帮——帮啊!当然帮了!孩子跟她(他),帮她(他)解决困难,也等于在...

  有人在各大网站上发了一份问卷调查,以下答卷被数万网民称为“离婚后的最高境界”:

  1.在公共场合怎么称呼她/他 ——这是我宝宝的妈妈(爸爸)!

  2.得知她/他有困难帮不帮——帮啊!当然帮了!孩子跟她(他),帮她(他)解决困难,也等于在帮孩子。希望她(他)过得好。

  3.她/他总也不找对象怎么办——找不到好的呗,这很正常,因为她(他)的前夫(前妻)是我!

  4.老人过生日送礼物吗——送,何止生日,过年过节,甚至他的生日,他妈妈也会收到我用心挑选的礼物!

  5.老人病了,去不去看望————当然去看望!叫了十几年的妈妈啊!不是虚情假意的啊!

  6孩子让我们睡在一起怎么办——呵呵,我对宝贝说,你先去,我随后便来!

  7孩子不同意我找对象怎么办——我会说,你本来就需要两个爸爸(妈妈)!

  看完这个调查,编者付之一笑:跟本期女主角相比,这根本谈不上最高境界……

  围城直击

  “离!坚决离婚”

  我得承认,王宁是个本分善良的男人,但好逸恶劳,不求上进。我与他结婚以来,除了生孩子的两年在家休息,别的时间一直在进修,考完大专考本科,从没休过一个周末。可他不同,在单位混成了个小科长,就觉得够了。我对他说:“高的要求我不提,但你至少得拿到大专文凭。”

  2005年,在我的“高压政策”下,王宁报了学习班,勉强拿到大专文凭。

  我算是个能干的妻子,无论是家庭事务还是人际关系,我都处理得很好。他爱打麻将,有时打得太晚,女儿在我面前抱怨,说吵得睡不着。有一天,他又邀一帮人来家里打麻将,打到深夜时,我给每人下了碗肉丝面。一个牌友说:“嫂子好贤惠。”我笑道:“这次贤惠,下次你们再来我家打牌我就要做泼妇了。”大家都是聪明人,此后,再没人来我家打牌了。

  这件事情后来传为佳话,都说我是个聪明的女人。

  2005年8月,我辞去稳定的教师职业“下海”经商。当时很多人劝我,说我的职业稳定,不要冒风险。可没人知道我的苦衷。孩子渐渐长大,靠我们两个人的死工资,日子过得太紧巴。而王宁又是个安于现状的男人,不能指望他。

  我做服装生意,有赔有赚,但家里总算比以前活络。即使如此,家里的活仍是我一手包,记得有次我去上海进货,站了十几个小时回到家,一到家就洗被子、床单。非常累,可这些活丈夫不会干,也不想学,若逼着他做还会让家里矛盾重重。说实话,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想到了离婚,可很多人劝我:“他爱这个家,支持你在外打拼,无论你多晚回家他都愿意等,就应该知足了。”

  2006年初,朋友告诉我:“嫂子,听人说老哥与某女关系很好,你可要注意啊。”那女人叫晓畅,也是我的朋友,30岁,因为有病一直没结婚。我其实一直很同情她,常请她到我家玩,没想到居然“引狼入室”。我心里生气,但在朋友面前我并没表现出来,笑着说:“这事我知道,你们想多了。”
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冷眼旁观,发现丈夫与她关系确实与众不同:开

  摩托车接她上班,下班又送她回去。我以前总忙自己的事,对这些都没发觉。那天,我对王宁恶语相向,不准他们再往来。而王宁矢口否认与她有暧昧关系。晚上,我转念一想,自己不让丈夫与那女人接近无非是怕她伤害我的婚姻,可是我的婚姻如果真是如此不堪一击,那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。

  而且,我自认为是个优秀能干的女人,他不要我,绝不是我的损失,而是他的损失,那么,我又何惧呢?家并不是一块旁人勿进的自留地,有人进来坐一坐,谈谈心,有什么不可以呢?第二天,我开诚布公地对丈夫说:“你们要做朋友我不反对,你自己自重。”丈夫说:“你放心。”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